中大石油“西游记”——陕西煤业化工集团丝路经济带示范项目采访纪实

发布日期:2016-11-09     来源: 中亚能源      点击量:361   
分享:

离开“长安”的时候,这一行四人就在相互打趣着,此行西去,注定要历经多重艰难险阻,如果不幸误入了“女儿国”,那可就麻烦了!这其中有目标坚定的人,当即站出来表态:“和当年玄奘法师一样,我们西去同样是带着‘高尚’的任务,‘女儿国’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就算真的遇到了,那就……住下来吧!”

说正事儿,我们要去的地方,正是吉尔吉斯斯坦——相传诗仙李白出生的地方,如果非要和西梁女国扯上点关系,其古丝绸之路上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国内女多男少的人口结构,倒是能让人“浮想联翩”。而我们造访的原因,却是因为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几年前布局在该国最大的工业项目——“中大石油”炼油项目,2009年以来,该项目从开工建设到去年顺利建成生产,已然聚焦了来自世界的目光,作为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典型示范项目,也是陕西省目前建在海外最大的投资项目,省内的几家主流媒体都表示兴趣浓厚,于是大家一拍即合,组团前往!

觅宝地铁鞋磨破  细考量绘就蓝图

在乌鲁木齐倒换了“通关文牒”后,飞机于清晨8点准时起飞,越过国境线,历经两个小时的飞行,再降落到比什凯克机场时,恰巧仍是8点,因时差赚来的两个小时,让这一天显得特别漫长。

比什凯克机场很小,面积甚至不及国内某些二线城市的火车站,倒是近年来中国投资者的增多,让这里的吞吐量渐次大了起来。驱车驶出机场,一种散发着原生气息的开阔扑面而来。看得出,这里的经济并不发达,从前来接车的同事口中我们得知,这里全国只有一条铁路,甚至没有一条高速公路。欧洲七八十年代的二手老爷车是当地人主要的交通工具,在中国早就销声匿迹的类似老解放牌卡车,依然在这里风驰电掣的奔跑着。

19.85万平方公里土地,600万人口,80余个民族……这是我们在出行前就已经掌握的吉国资料,如果把“吉尔吉斯”翻译成汉语,意思是“草原上的游牧民”,单知道这个,该国工业基础薄弱的现状便不难解释了。

问题是,陕西人为什么会跑到这里?

据了解,陕煤化集团中大石油这个项目当年仅考察就花费了一年半的时间, 当时一行人在国内新疆等地转了一大圈,均不能满意,没办法,国内的市场太过成熟了,新晋企业要想有所作为,真是难上加难。但开弓没有回头箭,陕西人生来倔强,和当年张骞出使西域一样,不达目的不回头。国内不满意,那就去国外,顺着丝绸之路往外溜达,一不小心就翻越了天山……

在吉尔吉斯投资的难度显而易见,工业相对落后,基础设施配套不好、语言沟通不畅……但优势呢?同样明显。

从经济角度看,吉尔吉斯斯坦早在 1998 年 12 月就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至今仍是中亚唯一的世贸组织成员国。经济全球化使吉通过宽松的市场环境获得了较多的外来投资,正在成为中亚地区市场高度自由化的国家,同时也逐渐成为中亚地区重要的转口贸易中心。

从贸易角度看,吉尔吉斯斯坦与我国西部紧密相连,其南部与我国新疆南疆地区唇齿相依,是中国通往中亚的门户的重要节点。两国自建交起,双边贸易基本保持稳定增长态势,中国是吉尔吉斯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与第二大进口来源国。

从市场角度看,吉尔吉斯、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北部省份。这个区域炼油能力只有几十万吨,而且技术落后、设备陈旧,而每年市场需求成品油约500万吨,长期依赖于俄罗斯进口。中大石油炼油项目一旦成功,就能拥有不可替代的市场,站在不可复制的机遇平台上。

从成本角度看,吉尔吉斯各项税赋较轻,人工成本偏低,项目建成,能够较大程度保证成本控制,实现利润最大化。  

权衡再三,利大于弊。

2009年,总投资4.5亿美元,项目总占地面积5200亩、年加工原油80万吨的中大石油炼油项目终于在吉尔吉斯北部楚河州卡拉巴德市东方工业园区吹响了建设的号角,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可俗话隐藏了后面一句:开了头更难…… 

斩荆棘多方博弈  求真经还归大道

尽管对于困难已经有过系统的预估,但真要动起手来,各种各样的难题层出不穷,用公司总裁虞尚林的话来说:“这困难前所未有,无法想象。”在吉国,除了水泥和沙子,项目建设所有的生产装置几乎全部要从中国远距离发送,甚至施工用到的很多吊车、铲车等工程车辆都不得不从中国采购和租赁,这让建设者一开始就体会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而在货物发运期间,由于铁路运力有限,好不容易才上装的一车皮物资甚至辗转了好几个国家,在半年后才姗姗来迟,无不让项目部伤透了脑筋。铁路不通,就得走公路,所以在建设初期,经常是百余辆大货车从新疆出发,浩浩荡荡翻越天山而来,成为吉国一景。

而在采访中,我们听到更多的是中吉两国之间在设计规范、理念标准等方面的巨大分歧。据介绍,该项目的设计由中国的设计院承担,但按照吉尔吉斯法律要求,每张图纸必须由吉方设计院进行二次设计和翻译,产生了大量费用不论,势必对工期也产生严重的影响。最要命的是,如此一个大厂在这里兴建,这对于工业基础十分薄弱的吉国来说,也属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论及标准规范,很多更是无从可考,据说,当时吉国人手里拿着的还是1938年前苏联的几本发黄的规范,对于现在的很多设计工艺,他们没有认知,更不敢轻易尝试。

冲突很快就爆发了。中国设计中的钢筋是用套筒连接的,安全且高效,但依照前苏联标准,必须使用槽焊,没办法,分析化验室已经修了一半,被拆掉重来……

六七十个原料罐基础已经施工完成,被指不符合规范,推倒重来……

在国内司空见惯的大型储油罐还未修建,被指存在安全隐患,只好搁置,不得施工……

雨果说过:“思想也是劳动。” 既然制约劳动的是思想,那就得解放思想。  

那些天,项目部一直在构思着自己的小“阳谋”。没过多长时间,就拉拢起了由吉国建设部、国家建筑检测中心、地方建设局等多个相关部门代表组成的访问团,不为别的,就为去中国看看。在咸阳炼油厂、陕西大德置业枫林国际等地参观了一大圈,吉国人的观念终于有所转变,“中国人里有行家,人家这好多做法其实挺先进的!”

“路线问题”终于捋顺了,前期在设计上耽搁的时间,就得在施工中找补回来。零下30度的大冬天,为了尽快把减压塔的基础打起来,一千多号人在雪地上搭起了棚子,暖气一时半会通不上,焊工就躺在雪地上作业。三班倒,晚上焊接,白天组装,干完活回到集装箱改造的屋子里蒙头睡一觉,起来时鞋都冻在了地板上。

对于宋耀斌来说,这已经是他来到吉国的第六个年头了,这期间,父亲早早过世,母亲也因脑溢血卧病在床,他和尼日利亚打工的弟弟做了商量,一人在外工作,另一人在家照顾家庭。提及家人,这个西北汉子内心的思念之情溢于言表,女儿今年上高三了,正是攻坚克难的关键时期,可平时也只能通过视频软件做些交流和鼓励。对于宋耀斌来说,现在就是希望尽快把项目做好,让家人过得更好,也给咱们陕西人在国际上挣点面子!

“我们必须这么干,如果等到春天施工,工期就又要拖半年了……”主管项目建设的副厂长杨政民把帐算的门儿清。

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发表重要演讲,首次提出了加强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倡议,随后,以共商、共享、共建为原则的“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风靡全球。“一带”无疑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简称,但在中大石油项目中,这个“带”字却更加被诠释出了“带头”、“带领”的内涵,在探寻经济增长之道、开创地区新型合作方面,陕西煤化人走在了时代的前列,却也终于幸运地驾上了国家政策的东风。

吉尔吉斯斯坦时间2014年1月19日,这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在这一天,历时四余年建设的中大中国石油公司终于试车成功,实现正式投油!千呼万唤始出来,时任公司总裁姚高民从出油管口接下这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桶油,并兴奋地高举过头顶,那一刻,全厂上下一片沸腾。正是这一桶油的顺利产出,标志着中大石油公司由建设阶段跨入生产阶段,也揭开了公司发展历史的新篇章。

巧沟通长袖善舞  能融合千山拱伏

现在走在卡拉巴德市的大街上,路边的开出租的司机一见中国人,就会用中国话问一声:“嘿!中大!”显然,建成不久的中大石油公司,已经在这个地方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面对我们的镜头,楚河州热伊尔区区长图鲁斯别克•努格耶夫表示:“中大石油”建成以来,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热伊尔区的投资环境,提供了直接就业岗位600余个,仅今年8月份就上缴利税8亿索姆,为当地得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库巴是个土生土长的吉国人,黑黑的皮肤,壮硕的身躯,现在,他已经是中大石油油品装卸配送部的部长,手下管辖着150多号人员工。工作中,库巴可以熟练地用中文与中方员工进行沟通,看得出在这里工作了三年,他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企业,各方面都游刃有余。据库巴说,他原来上班的地方在首都比什凯克,他本人是国家外交部的外交官,按照我们中国人的理解,这也应该是端着“铁饭碗”的人。“中大石油”项目在卡拉巴德建成后,举国瞩目。身在首都的库巴也心潮澎湃,他自己就是卡拉巴德人,如果能够在这里谋得一份职业,回到父母和孩子们的身边,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更让库巴感到高兴的是,他投出的第一份简历就收到了回复,并且还对他委以重任。谈及自己的工作,库巴总有很多话想说,他告诉我们,以前在前苏联时期卡拉巴德市还有一些工业,自从国家独立后,这里便再没有什么大型工厂了,是中大石油的到来,让卡拉巴德又繁荣起来了。现在,他每天和中国人一起上班,学会了汉语,能够和大家一起学习讨论问题,相互了解民族习惯,这一切都让他觉得非常快乐。

眼前的一切,都让人觉得无比的和谐,但若将时间的指针拨回到两年前,恐怕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诚如我们先前所说的,吉尔吉斯是“草原上的游牧民”,生于斯长于斯的百姓对于自然有着天然的敬畏!吉国的政府官员去陕西杨凌农科院参观,对于我们培育出大南瓜、长丝瓜的做法很是不解,在他们的观念中,万物都该自然生长,为什么要人为干涉呢?那么问题来了,这么大一个厂子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拔地而起,那些不明就里的普通民众怎能不心生疑虑?你跟人家说经济,人家要环保,你跟人家说发展,人家要安全,你告诉人家我们这个就是环保安全,人家说我们有法律:“生产区方圆一千米以内不允许有居民居住!”项目部有些懵了,建的时候也没人告诉我们还有这么一条法律啊!

“上访的居民来了一大帮,在厂区大门外搭起了棚子,一副要住下和你打持久战的样子。” 对于综合管理部部长纪光玮来说,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有问题总得解决,否则矛盾会更加激化,当时他们都住到大门外不走了,我们抱着铺盖卷,提着电炉子,端着烤馕过去,坐下来和大家边吃边谈。我们得让人家知道,中国人不是要来这里掠夺什么、攫取什么,我们的企业足够安全,我们投入巨资的环保措施,足以使工业排放达到生活排放的标准。即便有人觉得这个工厂的开建惊扰了自己的生活,我们也可以通过土地、房屋的回购,给到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当然,前提是价格要合理。”

经过长期攻坚谈判,“上访户”终于陆续散去了。项目部回购了一部分土地和房屋,总算做到让大部分居民都满意了。那么有没有不满意的呢?当然有,就在项目部驻地的大院儿里,还仅存一户居民,他希望把三间平房卖给中大,可却开出了35万美元的天价!听到这个价格,大家无不瞠目结舌,这“钉子户”真是个世界性问题!无独有偶,毗邻的啤酒厂、牧场也会时不时地制造点摩擦,为争取点蝇头小利,甚至要闹到对簿公堂。中大石油有理有节,最终都取得了胜诉。

出来做事,要能屈能伸,善于化干戈为玉帛,却总还得用到些生存智慧。

现在走在中大石油的厂区, 891人的员工团队中,中方员工290人,吉方员工601人。因种族、信仰、习惯、语言等造成的隔阂早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大家团结一心,众志成城的共同奋进,每个人都相信,只要这个企业好了,自己的日子都会越来越好的。

在驻地的大院里,我们见到了丘巍、海乐这对新婚不久的跨国夫妇,在公司驻地不足8平米的小屋里,二人过的有滋有味,其乐融融。在新娘海乐的眼里,他的中国丈夫善良、勤劳、敬业、很有男人味儿!能够和他结婚并同在中大石油工作,很快乐,很幸福。当丘巍被问及如何通过海乐前期严苛的考验时,他狡猾地透露了一条秘密,那就是背着姑娘先拉拢了她的家人。看来中国女婿搞定丈母娘的妙招拿到世界范围内也是屡试不爽!

据说目前在中大石油公司,像丘巍和海乐这样的跨国夫妻组合已有好几对,他们服务着企业的大家,建设着自己的小家,不用担心什么文化和习俗的差异,在长期的合作和交往中,中吉两国人建立起来的是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

再启程猿熟马驯  勤努力大业初成

采访中,我们问过公司总裁虞尚林这样的问题:“在历经艰难后,如果再次启动类似项目,我们是不是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弯路?”一向言辞谨慎的他这次信心满满地说道:“做完了这个项目,我们的团队都得到了锻炼和成长,未来如果再启动其他项目,我们在法律、标准、民俗等方面都是专家。”

是的,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着。以前遇到很多瓶颈问题,比如电的问题、原料的问题、储存的问题,都正在一一得到解决。初步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大石油共生产油品20多万吨,预计全年能完成生产50多万吨。以此推算,现在吉尔吉斯公路上跑的车, 5辆当中就有1辆用的是中大的油品。

与此同时,独立于中大石油的销售集团也已经建立,未来计划在吉尔吉斯北部、南部、塔吉克、阿富汗等地分别设立子公司,在销售一线城市设立销售油库,收购、新建、租赁加油站,尽快将中大石油批发的销售转变为零售为主、批发为辅,让企业更具有市场话语权。销售集团总经理给力奇告诉我们,自营加油站的名字就叫SILK ROAD——丝绸之路,它象征着中吉两国人民的友谊,也预示着企业未来的繁荣!按照规划,3年之内销售集团将建成自营加油站不少于300座,使中大石油的零售占比达到70%以上。届时,吉尔吉斯全国跑的所有汽车,2辆车中将会有1辆用上中大的油品。而中大的更长远的目标是,力争在2020年实现原油加工85万吨,实现利润2亿元。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近一年来,中国数家主权基金和央企都陆续向中大石油抛出橄榄枝,表示愿意参与或直接投资中大石油炼油项目,通过深入合作,进一步开拓中亚市场,在产品开发,提高产品附加值方面有所作为。

陕煤化集团总经理严广劳介绍说,目前陕煤化集团正在努力把中大石油作为陕煤化“走出去”进入中亚地区的一个平台公司,对中亚地区信息的提供、项目的筛选、论证、设计、建设、用人包括决策提供咨询服务,对陕煤化乃至陕西企业进入中亚提供各个方面的帮助和支持。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企业一天天的成熟壮大,中大石油一定能够在国际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逐梦的脚步永不停歇,我们的这部“西游记”却要接近尾声了,在比什凯克机场的免税店,同行的3个伙伴认真地挑选着喜欢的礼物,还不时相互逗着乐:“送礼物就得送给媳妇儿!不为感情有多好,就为给了她这钱才没出我们家!”完成了工作的充实和久违的闲适交织着,可能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吧。透过机场的玻璃窗,初升的太阳开得正盛,低头看表,时针又一次指在了8点钟,两个小时后,飞机会在北京时间的12点准时降落,这意味着,来时赚到的两个小时,又将在归途中原封不动地归还回去,这宇宙周天循环的自然法则似乎正在隐约诠释着宿命,让人忍不住在想,这丝绸之路的再次繁荣,会不会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呢?几年前,陕西煤化人来到这个地方,看似偶然,却也正是各种合乎逻辑的必然的相互叠加,未来到底是平坦还是泥泞,谁都不能精准的预知,但只要行在了正确的方向上,这份辛苦便多了一份踏实。

祝福中大石油!祝福陕西煤化!祝福所有正在追逐着梦想的人!


关闭
上一篇:打造“海外陕西”的标杆——陕煤化中大石油吉尔吉斯... 下一篇:陕西大德投资集团设立“大德慈善基金”